当前位置: 首 页>品牌故事>法国

玛歌的变迁

  玛歌酒庄是法国波尔多知名的五大名庄之一,至今已有数百年的历史。早在12世纪,“拉曼•玛歌”这个名字就已经出现了,只是那时园中还没种植葡萄。拉曼•玛歌的历届庄主都是当时的贵族或者重要人物,但即便如此,酒庄也并没有达到如今的辉煌,直到利斯通纳克(Lestonnac)家族接管之后,酒庄才开始蓬勃发展起来。
   利斯通纳克家族在1572到1582的这十年间将整个酒庄的产业进行了重组,并从长远角度考虑,在梅多克产区开始放弃谷类作物种植而改种葡萄。从17世纪末到今天,玛歌酒庄265公顷的肥沃土壤仍然是葡萄品质的根本保证,酒庄面积的三成被用来种植葡萄。经过了几个世纪和几代人的努力,高超并不断革新的的酿酒技术使玛歌酒庄的葡萄酒最终成为了极品佳酿。玛歌酒庄成为了酿酒艺术的圣地,在波尔多众多酒庄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时,玛歌酒庄早已以领导者的姿态屹立于葡萄酒之林。

  在酒庄不断发展的过程中,不得不提的是那些曾为酒庄做过不朽贡献的庄主和经理们,尤其是十八世纪初期的柏龙(Berlon)先生。他是将红葡萄与白葡萄分开酿酒的酿酒师(在当时,红葡萄及白葡萄是混在一起的)。他同时也是一个坚持主张不在早晨采摘葡萄的人,他认为早晨的葡萄上面挂满了露水,如果那时采摘,葡萄的颜色和味道都会被露水冲淡。柏龙同样非常了解土壤的重要性,而且当时现代化的葡萄酒酿造法已经初现端倪。这些使得玛歌葡萄酒不断的飞跃,品质越来越好。
  1705年,伦敦公报公布了波尔多葡萄酒的销售量:230桶“Margoose”!1771年份的葡萄酒也出现在佳士得拍卖行的目录中。英国首相罗伯特沃尔普就是英国的精英中偏爱干红的最好例子:他每3个月购买4桶玛歌红葡萄酒,但他每次都不付钱!“波尔多葡萄酒”的声誉传到了大洋彼岸,后来,美国驻法国大使托马斯•杰斐逊描述了波尔多地区的佳酿的等级分别,将玛歌酒庄所产的葡萄酒放在了第一的位置。他订购了1784年的玛歌红葡萄酒,他认为没有比这瓶更好的酒了。正是在18世纪初,伟大的波尔多葡萄酒开始被世界认知,并建立了一套非正式的分类体系。
  法国大革命结束了波尔多的金色时期,玛歌酒庄的庄主埃利•巴瑞(Elie du Barry)被雅各宾党送上了断头台。玛歌酒庄的藤蔓、树林、田野和工厂也被革命家们作为国有资产出售拍卖。后来,约瑟夫(Joseph)的侄女罗拉•菲梅勒(Laure de Fumel)成功地从米高(Miqueau)那里买下酒庄。罗拉•菲梅勒是利斯通纳克、朋达克(Pontac)和奥莱德(Aulede)家族的唯一后裔。这些家族细心经营玛歌酒庄长达三个世纪。

  1801年,罗拉•菲梅勒将酒庄拍卖。土地最终购买者是一位名叫伯特兰•杜亚特(Bertrand Douat)的巴斯克人。伯特兰•杜亚特是一位具有相当地位的科隆尼拉(la Colonilla)侯爵,他从西班牙携带了巨大财富来到法国。他还是一艘船的船主,并是西班牙政府与俄罗斯易货协议进行谈判代理人。然而他对葡萄酒并没有多大的兴趣,玛歌酒庄只是成就他攀登更高的社会地位的一种手段。1810年,时年70岁科隆尼拉侯爵开始重建酒庄建筑,正是他让波尔多的建筑师成为一种流行趋势。不过还没住进这些新建的庄园,伯爵便于1836年辞世。被公认为维克多•路易斯(Victor Louis)继承人的路易斯•库姆斯(Louis Combes),设计建造了波尔多大剧院。玛歌红葡萄酒庄就是他的代表作,被世人称为是梅多克的凡尔赛宫。在法国,这是其中一座为数不多的新帕拉底奥风格的建筑,于1946年被列入世界历史文化遗产,当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们穿越了酒庄入口由百年梧桐树排成的长道后,展现在他们眼前的,的确是华丽宏伟且独一无二的建筑。
  科隆尼拉侯爵的继承者对酒庄并不感兴趣,因此将酒庄转卖给亚历山大•阿加多(Alexandre Aguado)。与科隆尼拉侯爵不同的是,阿加多是一个真正的西班牙人侯爵。他是当时第一位买下波尔多酒庄的银行家。他拥有足够的财富,玛歌酒庄并不是他生财之地,而只是一个他喜欢的怡人住处。1879 年,阿加多侯爵的儿媳艾米丽•马可多纳(Emily Macdonnel),将酒庄卖给了皮雷-威尔(Pillet-Will)伯爵。

  之后酒庄经历了世界经济大萧条、霉霜病、根瘤蚜、白粉病等,致使全球葡萄酒业都遭受到巨大的打击。但玛歌酒庄在历任庄主的精心照料下,葡萄园仍然保存的相当完好。1893年酒庄收成颇丰,产量极高,甚至到了没有足够的桶装酒而不得不中止产出的地步,这一年的产量甚至超越了传奇的1870年。继皮雷-威尔死后,他的财产都归于他的女婿特雷穆瓦耶公爵名下,然而特雷穆瓦耶公爵却无心理睬酒庄,酒庄发展滞后。
  1977年,波尔多的葡萄酒刚刚经历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和丑闻,投资者没有兴趣投资酒庄,酒庄业主也没有能力投资于自己的产业。时任玛歌庄主的安德雷•门泽罗(Andre Mentzelopoulos)却感觉机会来临,对酒庄投注了大量资金,进行大范围的改革。酒庄在排水系统、开拓新的种植园等方面得到很大改善,酒庄和其附属建筑也得到了重建和革新。酿酒上,在一代酿酒宗师艾米丽•佩诺德(Emile Peynaud)监督下,“玛歌红亭”被重新定义并得到了改进,酒窑里增加了很多品种的葡萄酒,并采用新橡木桶陈酿。“玛歌白亭”也将被重新定义。安德雷•门泽罗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这片沃土能够回复往日的生机,他对于玛歌酒庄来说绝对是一个跨时代的人物。1978年玛歌迎来了一个好年份,然而安德雷•门泽罗还没来得及分享玛歌酒庄丰收的喜悦就于1980年去世。之后他的女儿科琳•门泽罗(Corinne Mentzelopoulos)从父亲手中接过了重担。

  在整个团队和酿酒师艾米丽•佩诺德的支持下,科琳开始投身于玛歌酒庄的事务中。1983年,酒类博士学位的农艺工程师保罗•朋达利尔(Paul Pontallier)加入玛歌酒庄的大家庭,成为酒庄总监,使得安德雷•门泽罗此前推行的投资项目得以继续贯彻。1982年,国际市场对波尔多葡萄酒的需求剧增,这对玛歌酒庄来说也是一项新的挑战。第一个对这个顶级酒庄表现出热情的是美国市场,随后是有着较为传统鉴赏能力的英国和德国市场,之后日本也加入浪潮。随后香港、新加坡、前苏联和中国的热情买家也争相追逐玛歌葡萄酒。
  1990年,菲利普•巴斯卡雷斯(Philippe Bascaules)加入玛歌酒庄,增强了酒庄的管理团队。他与保罗•朋达利尔一样,是位农业工程师。2000年,Philippe Bascaules朝着研发职位方向努力,不放过任何一个有可能改善玛歌葡萄酒品质的机会,并寻找葡萄酒酿造细节方面的创新,进行细微调整。他也从未让世界上葡萄酒的爱好者失望过。

浏览: 次      



  •   本网站旨在传播弘扬世界美食文化,文章部份原创外其他故事源于网络整理。如涉及版权问题及内容不符,请及时拔打0754-88485995与我们联系更改或删除!


  • 最新推介
    • 吃了那么多年永和豆浆,你却不知道“永和”在哪?

      说起台湾小吃,你想到的是什么?炸鸡排,芋圆,还是……永和豆浆?  虽然听起来没有前两者那么诱人,但对于大陆吃货来说,永和豆浆无疑是最熟悉的台湾小吃之一。豆浆油条,蛋饼饭团,都是很多人习以为常的工作日早餐。   台湾永和豆浆店里的小吃  前段时间,我们去了台湾,想尝尝当地的永和豆浆,吃起来跟大陆是不是一样。没想到,竟然扯出永和豆浆的一系列身世秘密——  “永...

    • 撒旦变基督--咖啡的传说

       有关于咖啡由来的传说有好几种,其中较为人熟知的是牧羊人的故事:约在公元600年左右,有一个牧羊人,发现他的羊群每到夜晚就会异常地兴奋嘶叫,他在惊怕之下,向寺院的神父求助,神父在细心地观察羊群几天后,发现羊群是吃了一种不知名的果实,神父自己吃了一点,发现这种果实可以令人兴奋,自此神父将此一果实称为“去除睡意、清净心灵的神圣物品”,此后咖啡便成了药品,食物及...

    产品推荐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ADD

    中国·广东

    15362361185 0754-82553777

    地址:中国 · 汕头